vivian小染

而你呢

石与星(6)

纳兰妙殊:

前文请搜/点击 tag #石与星 


-------------------------------------


6


柯蒂斯瞪圆了眼睛。他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您是杰克的母亲?……


话一出口,他就自嘲地一闭眼睛一摔头,“嗨”了一声,一个白皮肤杰克怎么会有一个黑皮肤母亲!


托马辛娜忍俊不禁地以手掩口。您真是高抬我了,我哪能生得出杰克那种儿子?


她的话其实别有深意,但听在柯蒂斯耳朵里,是对顽劣任性的杰克的一种善意抱怨,因此也跟着笑起来。


托马辛娜说,我跟他家有些渊源,相交多年,算是杰克父母的朋友。


这句话也颇有前后矛盾之处——既然“相交多年”,为何只能“算是朋友”?不过柯蒂斯没有把这些虚虚实实的寒暄话往细里想,他吸一口气说,那您是来接杰克回家的吗?太好了。


托马辛娜微笑道,很抱歉,您又猜错了,恐怕您还要多忍他一阵子。


柯蒂斯说,天哪……他到底为什么离家出走?我问过他,他含含糊糊不肯说。


杰克是怎么说的?


他说他跟父母有分歧,闹得非常不愉快。


托马辛娜点点头,以娓娓道来的语气说,嗯,差不多就是那样。宙斯三兄弟、俄狄浦斯都有杀掉亲生父亲的事迹,每个男孩成长中总会有一点弑父情结,只是杰克和他父亲矛盾的程度重一些。他父亲性格非常刚硬,杰克又非要选择硬碰硬——他父亲掏枪指着他,他就把胸脯顶到枪口上。后来被禁足一个月,他又开始闹绝食,绝食到第七天只剩半条命,送到医院去急救。隔两天他就从医院溜走了……


柯蒂斯听得嘴巴张开合不上,他想起第一次进医院时候医生的诊断“营养不良”,看来是那次绝食伤了身体。


他问,后来呢?


托马辛娜摊一摊手。他父亲倒也没去找他,只是等他买了机票上飞机之后,立刻把他的信用卡停掉了。


柯蒂斯的嘴张得更大。她说,那张机票是到这个城市来的。他一下飞机,就开始了流浪汉生涯。


柯蒂斯喃喃说,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托马辛娜目光闪动,又笑了。这个问题我无法替杰克回答,您可以再好好盘问他一下。


那他又什么时候走?


这我就更没法回答了。他父亲的意思是,不管他,他想当一文不名的流浪汉,就让他当下去,直到他想通为止。


柯蒂斯面上有些愠色,身子往后一倚。考克斯女士,待会儿您就跟我回我家,把杰克带走,或者劝走,怎么都好。我并不想成为他们父子置气的道具。


相信我!我们也不希望您被无辜卷进来。


她伸手到套装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桌子上。


柯蒂斯迅速拿起一看,竟是一张支票。他警惕起来,这是什么?


他母亲托我送给您的,是感谢您这几天照顾他的感谢费。


柯蒂斯问,杰克家中……很有钱吗?


托马辛娜失笑道,绝不如您想象中有钱,只是有些祖上传下来的遗产而已。


柯蒂斯低头默数一下支票上零的个数,第一遍数得眼花,他差点想用手指点着数——那岂止够照顾一个杰克,简直够开一座养老院,照顾几十个阿兹海默的老头老太太了。


他嘟囔道,这也太多了。


女士说,不多不多,一点都不多。杰克既然现在吃住都在您家,至少要交点房租和饭钱;您已经带他去了两趟医院,那么医药费也包含在内;最后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杰克似乎还听得进去您的话,他母亲急切盼望您能劝他回家去,跟他父亲认个错,按他父亲的意见把那个分歧解决掉。


柯蒂斯沉默了足足五秒钟。


这五秒,他脑中的管尊严的小人与管财政的小人就像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打内战一样,打得火花四溅。财政小人发了一个掌心雷,吼道:为什么不要?你到底要坚持什么?是要以身殉志吗?见鬼,快放手!你那种坚持太可笑了!尊严小人则双手持盾,双腿扎住马步,死死顶住。不!这种鬼鬼祟祟的事我不做。虽然没认识几天,但杰克怎么也算是个朋友吧,我哪能在他背后跟他爸妈勾结起来算计他……


托马辛娜善意地轻咳一声。您的咖啡馆很别致很漂亮,不过我听说,经济状况一直不算很好。


柯蒂斯皱眉道,您雇了私家侦探调查我?


话未落音,就像神灵也要逼柯蒂斯做决定一样,屋里的灯光忽地熄灭。莎伦在屋外惨叫:老板,断电了!


在昏暗的光线里,柯蒂斯心里的尊严小人轰然倒地,丢盔弃甲。财政小人看着他直摇头:你怎么就不知道变通呢?你先把钱收下,到底听不听她的,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他一咬牙,说,好。


托马辛娜像是早预料到他会做出这种决定,满意愉快地点点头。您要谨记,今天我们的会面,一定得跟杰克保密。


她又把腿边的小行李箱推过去。


柯蒂斯苦笑道,这箱子里也全是支票?还是黄金?现钞?


都不是,是一些贴身衣物——也是他母亲嘱我置办的。杰克的皮肤有点问题,比一般人敏感,穿乱七八糟的质料会害疹子。您拿这些给他穿,就说是您买的。


等等,如果“我买的”东西太合适、太贵,他也会起疑心吧?


这个我们考虑到了,这些衣服都不是太贵的牌子。托马辛娜微微一笑。比起他平时喜欢穿的可差远了,他不会怀疑有问题的。


她站起身之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您需要把箱子换掉,换成一个……更具有您风格的容器。


 


送走托马辛娜之后第一件事,柯蒂斯给娜塔莎和莎伦放了假,关掉咖啡馆,亲自去银行缴欠款。


还完所有账单,那位女士的“馈赠”仍剩下一大部分。他在银行外的街心花园里坐下来,一个印着狐狸咖啡馆logo的大纸袋靠在旁边。一天尚未过半,他已有精疲力尽之感。


还没来得及看托马辛娜给的东西呢。他把纸袋提起来,放在身边的位置,取出里面的几个牛津布织物袋,打开。袋里是一色纯白的内裤、T恤、衬衣,和成打的纯黑棉袜。他心里一动,去翻看衣物的标签,发现所有标签都已剪去。那质料确实比一般衣服柔软多了,光是摸一摸都觉得很享受,手指一时舍不得拿开。


他伸手拣出一条内裤,食指拇指轻轻捻动,脑子里出现了杰克穿着它的样子。


隔了半天,他才想到一个络腮胡大汉当街坐着玩弄内裤这情景有多么猥琐、多么不堪,不由得老脸一红,飞速把内裤收进去。


 


用钥匙打开锁,一推房门,柯蒂斯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屋里传来女人的清脆笑声,而且还不止一个女人,不止一个年龄段的女人。他往客厅里走出两步,便怔在那儿动弹不得。


只见脖子上贴着纱布的杰克躺在沙发里,娜塔莎和莎伦一个坐在沙发扶手上一个坐在地毯上,另一个沙发扶手上坐着一个七八岁模样的陌生小姑娘,茶几、边桌和地毯上放满果汁杯,啤酒瓶,花生壳,薯条,披萨盒,爆米花桶……见主人回来,几个人齐齐举手打招呼:


——嗨,老板!


——嗨,柯特!


——嗨,柯蒂斯!


——嗨,艾弗瑞特先生!


一片长长短短的手臂一起挥动,柯蒂斯有点晕头转向,他定定神,先问那个陌生小姑娘。你好啊,小女士,你是谁?


小姑娘从沙发扶手上跳下地,双手拎着裙角,像个公主似的行个屈膝礼。您好,我是住您楼上的索菲。我们是昨天搬来的,我妈妈让我来送饼干。


柯蒂斯“哦”一声,我昨天好像听到楼上有人拉小提琴,是你吗?


索菲点点头。是,不过我才刚入门,以后我就能拉得跟夏洛克福尔摩斯一样好了。


杰克在一边插嘴,索菲,夏洛克的琴技也很一般,不要拿他当目标。


索菲笑眯眯说,我知道,可是他长得帅呀!想着他我就更有练琴的动力。


那是那个英国佬本尼迪克长得帅,你不要搞混,原著里夏洛克的相貌描写你记得吗……


眼看他俩一大一小旁若无人地热聊起来,柯蒂斯吸一口气,转向娜塔莎和莎伦:那么你们俩又在这儿干什么?


娜塔莎耸耸肩,我也是咖啡馆的合伙人,我来感谢一下杰克没有把咱们告到倾家荡产。


莎伦则说,我呢,我是来送榴莲披萨的。


她一说完,另外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显然这里有一个他们几人才懂的典故。


柯蒂斯一时觉得自己倒成了客人。他放下纸袋往里走,没好气地说,好啦,聚会是不是该结束了?索菲小女士,替我谢谢你母亲的饼干,你应该知道,即使是夏洛克,他拉琴的时候华生也多半挺烦他的。还有那两位女士,明天六点半按时开店门,别再逼我对你们的迟到视而不见,行不行?


几个人像被大人逮住的孩子似的,互相看着吐舌头。杰克故意说,哎,亲爱的莎伦,你们老板真凶!你俩有没有入工会?应该搞个罢工,让他傻眼一回。


莎伦和娜塔莎听得吃吃直笑。柯蒂斯听得直咬牙,他挫动着臼齿,心道:你根本不知道,昨天这女人还猜你是个抢父母钱买粉的瘾君子,今天就成了你亲爱的莎伦,哼!


索菲先告辞了。娜塔莎跟柯蒂斯一起收拾,柯蒂斯弯腰忙碌,只听莎伦一边穿外套一边对杰克说,亲爱的杰克,真的太感谢你,你都不知道你帮了我多大忙……


柯蒂斯回头。他帮了你什么忙?


莎伦说,是我的毕业论文,眼看要开题了,我偶尔跟杰克说了两句,结果他提出的见解和角度比我自己的更新颖独到、更有建设性……


——莎伦念的是国际政治方向的研究生。


柯蒂斯朝杰克瞟去一眼,满脸不相信的样子,挑一挑眉毛,意为“嗬看不出你还会这个”。


杰克双手放到脑后枕住,笑吟吟地盯着柯蒂斯,也挑一挑眉毛,意为“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客人们都离开了。柯蒂斯关上门,回到沙发边,瘫倒下来,喃喃道,原来昨晚上那个粉碎灵魂的琴声是这孩子拉的……你能不能劝劝她?她真的没天分,与其折磨邻居,不如早点放弃,大伙都解脱。


杰克嘴角仍有微笑,只是笑容变得更柔和。他淡淡说道,人全心全意要做的事,是不能劝的。劝了,我就没法跟她做朋友了。


柯蒂斯猛然想起自己带回的东西,从沙发上弹起来,把纸袋拿过来,放在茶几上,说,来,给你的,你看看合用不合用。


杰克看他一眼,一骨碌起身,伸手到纸袋里摸了摸,摸到织物袋,取出来,打开。


柯蒂斯永远无法忘记杰克脸上那种心花怒放、又惊又喜的神情,惊喜之后跟着一个笑容。他记起从前看过小说里的句子,写人的笑“像一朵玫瑰绽开”,他想,原来那不是作家的夸张,居然真会有这样的情景。


他甚至看出杰克吸进一口气,隔了半天才吐出来。


他心里却忽然一窒,负罪感像玫瑰茎上的刺,扎在他胸口。


 


他说,呃,我猜这些衣服恐怕……距离你的要求还差一些?不过我尽力啦。


杰克抬起头,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莞尔一笑,空气中像有一股暖洋洋的春风拂过去。不,这些足够好了,非常好,不可能更好啦。谢谢你,柯蒂斯。


(TBC)


躺在沙发上的杰克↓



(总算有个情节把这个图嵌进去了!开心XD)


另有……↓


评论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