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小染

而你呢

你没有拿攻略

太可爱了呜呜

茶喵:



最近吃了好多刀,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QAQ所以写了个甜文,一个老梗,一发完,慎入




bucky在steve部署作战计划的时候走神了,因为一只黑色的猫突然出现在窗檐。




这位不速之客一直试图用爪子拨开玻璃上的插销,自娱自乐地玩了好一会儿才离开。Bucky歪着头偷瞄它,嘴角上扬。




等他回过神来,说话的人已经变成了黑豹陛下。




Bucky去看steve,对方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神里分明写着:你走神了。于是bucky歉疚地笑了,并用眼神请求他的朋友:拜托一会儿私下再和我说一遍作战计划。




steve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bucky的眼睛。




几秒后,黑豹陛下轻咳嗽了一声。




Steve转过头不再看bucky,但bucky猜他答应了,因为在对方转头的瞬间,bucky清晰地看到他的头顶“碰”地多出了一颗红色的心。




这说明他对你的好感度增加了。




bucky想起了X教授对他说的话。




……变种人的世界真是amazing。


 




五天前bucky从冷冻仓中醒来,steve为他介绍了X教授,教授告诉他,自己可以为他在脑海里筑一堵墙,如果九头蛇还想通过指令控制bucky,那他们首先得在教授这里买个VPN。




“这会给您带来麻烦吗?”bucky有些担心。




教授身后笑起来像鲨鱼一样的男人霸气地看了他一眼:“让他们尽管来试试。”




bucky对他肃然起敬。


 


墙很快便筑好了,九头蛇再也无法掌控bucky,但是教授的异能似乎也因为这堵墙而影响到了bucky。




巴恩斯先生,你感觉怎么样?X教授微笑着看着他,没有开口,但是有声音直接传到了bucky的脑海里。




我感觉很好,谢谢你教授。不过……大家头上的那些红心,那是什么?Bucky在脑海里询问。




那是他们对你的好感度。教授脸上的微笑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其实也挺有趣的——好感度。




不认识的人头顶没有红心。




经常接触的工作人员头顶有半颗或一颗。




sam有两颗半,wow,虽然他们经常斗嘴,但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是朋友了。




黑豹陛下也有两颗,他真是宽容大度的一位好国王。




wanda和natasha竟然分别有三颗和四颗,这挺奇怪的,bucky和她们交集不多,但仍为姑娘们的善意感到温暖,并尽己所能地温柔地对待她们。




steve头上有壮观的10颗心,达到了教授所说的,好感度的上限。Bucky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想如果steve能看到别人对他的好感度,那么bucky头上一定也是10颗闪亮的小红心。






bucky小心经营着大家的好感度,尝试融入他们。




然后他发现,好感度的增长是有规律可循的。




sam的好感度在并肩作战的时候涨的最快。




黑豹陛下则是在谈论一些瓦坎达相关的时候涨的最快。




而他和steve呆在一块儿的时候,wanda和natasha的好感度涨的最快,这让bucky有些疑惑。




最让bucky琢磨不透的,是steve好感度的变化。




bucky本以为他们的好感度达到了上限,不会再涨了,可是从冷冻仓出来的当晚,他和steve挤在小沙发上一起看电影——steve说过去两年他没有再看新的电影,因为他想等bucky醒来一块儿看——这让bucky抱住了steve并将脸埋在了他的肩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眶。




他们看到第三部电影的时候便依偎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bucky发现他枕在steve的腿上,身上盖着对方的夹克。他的好友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早安。”steve说到,同时,bucky发现对方头顶的红心增加了一颗。




所以其实好感度的上限并不是10颗,bucky想,下次见到教授一定要告诉他。




steve的好感度涨的很快,但是涨的点让bucky感到有些不明所以。




他们勾肩搭背地做些哥们儿间的事儿的时候,好感度并不会涨,而有次bucky在路边和一只猫玩耍了半个小时后起身,却发现steve正站在不远处,专注地看着bucky和蹭着bucky裤脚的猫,头顶慢悠悠地冒出了一颗红心。




然后在bucky告诉steve这只猫像缩小版的黑豹陛下的时候,那颗小红心哗啦啦地碎掉了半颗。




所以好感度其实也会掉,bucky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发现一同告诉教授,因为目前只有steve的好感度会掉。


 


 


“你刚刚在看什么?”


作战会议后steve问他,bucky想到碎掉的那半颗小红心,决定不告诉对方,他在看另一只像黑豹陛下的猫,并且在心里为自己对黑豹陛下的冒犯而忏悔。




“我看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可以去买床垫。”




“什么?”steve的动作顿了一顿。




“我不能总是挤在你的床上,你需要些私人空间。”bucky眨了眨眼睛。




他们目前住在瓦坎达的一个小公寓里,只有一张床垫,bucky只好和steve挤在一起,这几天要忙的事儿太多,他们还没来得及再去买一张床垫。




“哦……”steve低头喝了口咖啡。




Bucky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好感度掉了一整颗心。




他们一起去商场买床垫,看得出来steve的兴致并不高,bucky则一直在思考steve好感度降低的原因。




他想他伤害到他的朋友了。




毕竟他们分别了如此之久,他应该给steve些时间,让他相信bucky真的不会再留他独自一人了。




bucky深陷自责之中,没有意识到steve已经挑好了床垫。




“这张可以吗?”steve碰了碰他。




那是一张看起来就很舒适的床垫,很大也很厚。




“挺好的。”bucky干巴巴地说,steve便去付钱了。




Bucky更加自责了。


 


床垫送到的时候却出了些小状况。




这张床垫太大了,横着竖着斜着,都进不去bucky的房间,除非把房门拆掉。




steve看着bucky,示意他做决定。




Bucky终于明白steve只买床垫不买床单的原因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Bucky没有退掉床垫,只是让工人把床垫放在了客厅,并假装没有看到steve气闷的表情,也不去注意steve头顶的红心有没有变化。




工人走了,bucky倒在床垫上,夸张地翻滚了一圈。




steve两手插在口袋里,靠在自己的房门前挑了挑眉:“客厅的空调坏了。”




bucky很想说出门前它还好好的,但他把那句话咽了下去: “什么?真意外……看来晚上我还是得睡在你那儿。”




steve故作淡定地点点头,然而头顶冒出来的小红心早已出卖了他。




晚上,他们躺在客厅的床垫上看了会儿电影——没开空调,然后回到了steve并不宽敞的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bucky发现steve的手横在了自己的腰际,自己的后背则紧贴在steve的胸前。他们之前睡觉的时候从未如此靠近过。




虽然两个大男人这样是有点奇怪,但毕竟他们分别了70多年,需要更多的安全感,bucky这样告诉自己。


 




之后……不知道是小红心带来了更多的身体接触,还是身体接触带来了更多的小红心。




他们有意无意地总是蹭到一起。




有时候是bucky伸手去够steve那边的床头柜上的书,他们的身体不可避免地紧贴在一起。




有时候是身材惹火的瓦坎达姑娘含情脉脉地看过来,steve贴在bucky的耳边说那个姑娘在看你。




有时候是训练场上他们扭成一团,steve将bucky牢牢地锁在怀里,bucky躺在他身上奋力地挣扎——虽然进来训练的旺达和娜塔莎在看到这一幕后齐刷刷地冒出了一颗小红心让bucky再次感到疑惑。




总之,steve的好感度蹭蹭地涨,头上成排的小红心让bucky能一眼找到他的位置。






有天Bucky终于意识到这些过火了。


 


那天洗完澡后,他一如既往地在他朋友的床上躺下,十多分钟后,steve也爬上了床,惯例将bucky纳入一个带着沐浴露味道的怀抱里。




因为Bucky用光了最后一点沐浴露,所以steve用了瓶新的,李子与樱花的味道代替了长久以来清爽的柠檬香,bucky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习惯。




他睡的不太踏实,迷迷糊糊做了不少梦,最后一个梦将他彻底惊醒了。




梦里bucky切李子切到了手,steve拉过他的手,在他的伤口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Bucky无可抑制地看向自己的左手,这才发现steve正牢牢地抓着它。




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瓦坎达的国王用最坚硬的金属给他做了一个新手臂,即使他用steve的盾牌切李子也不会切破手的。




Bucky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和steve交握在一起的手。


 




bucky开始无意识地回避steve的触碰。


 


那个梦之后,他们一起去处理瓦坎达的一处爆炸,虽然steve用盾护住了他们的头脸,但身后又有爆炸声传来,一颗飞溅的弹片割裂了bucky后腰的战斗服。




十分钟后,steve阴沉着脸将最后一个炸弹狂魔狠狠地打晕在地。




steve走过来检查bucky的后腰,当他的手指轻轻扯开bucky的战斗服,并在伤口附近缓缓摩挲时,bucky条件反射地躲开了他的手。




Bucky瞬间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因为steve头顶的小红心一下子就掉了两颗,并且对方的眼神也暗淡了下去。




我做了什么……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就伤了steve的心。Bucky简直想穿越回十秒钟前。




Steve去做战后总结了,离开前他叮嘱bucky去医疗室处理自己的伤口,但是bucky没有照做,只是领了些药水就回家了。




伤口不算很深,超级战士完全能自己处理。




bucky咬着wanda给他的棒棒糖趴在床垫上看《星际穿越》,同时想着一会儿如何请steve帮他涂药膏顺便向他道歉。




门突然打开了。




bucky惊讶地看着steve走进客厅,手里还提着一袋李子,为什么又是李子?




“战后总结这么快?”




Steve放下李子,转头看了bucky一眼:“医生告诉我你并没有去医疗室。”




好吧,Bucky彻底放弃了还未构思完成的说辞,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药水:“所以你不来帮我我就只能找一面镜子了。”




Steve拿着药水和棉签坐到了bucky身边。




bucky脱了上衣,咬着棒棒糖自觉地趴到了对方的腿上。




冰凉的触感落在后腰上,bucky知道那是steve在清理伤口周围的血污,重头戏还未开始。




终于一丝刺痛泛起,对方开始清理伤口了,bucky忍不住闭上眼睛哼了哼。




后腰上的触感更加轻柔了,bucky叼着糖果含糊不清地嘟囔:“重点儿也没关系。”




Steve没有加重力道,只是告诉他要消毒了。




酒精粘上皮肤的那一刻,bucky瑟缩了一下,好在很快,火烧般的感觉慢慢消失了。




“好了吗?”bucky抬起身体问到。




“没有。”Steve摇了摇头。




Bucky只好再次趴了下去。




空气沉寂了几秒。




然后……




一个温热的吻印在了bucky的后腰上。




Bucky猛地咬碎了嘴里的糖果。




“还疼吗?”steve抬起头,若无其事地问。




“不疼了……”bucky含着糖果乖顺地回答。


 




后来的一切实在是太自然不过了。




Steve帮bucky洗了澡,因为bucky会让伤口沾水。




Steve帮bucky套上衣服,擦干头发,因为bucky会扯到伤口。




睡觉前steve告诉bucky,为了不碰到他腰上的伤口,bucky应该面对着他睡。




于是bucky听话地转了个身,面对steve,对方将手搁在了他腰上稍高一些的位置,环住了他的后背,bucky感到脸上的温度在升高,只能飞快地闭上了眼睛。




又一个吻落在了bucky唇边。


 


……




教授,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好感度可以突破上限了……


 


End


 


查尔斯:好感度上限后就会开启恋爱剧情,这不是常识吗?



评论(2)

热度(2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