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小染

而你呢

返祖 6

stucky007:




6、狂宴

史蒂夫发觉艾瑞克对他的兴趣不仅仅是对一般的研究样本。

再次来到医生的办公室,被要求继续讲述他和“光明和光明”的故事。尽管艾瑞克是公事公办的做派,史蒂夫还是本能地对这个医生有着说不清的疑惑。

“你认识‘光明和光明’?”史蒂夫突然问。

艾瑞克冷不防遇到进攻,心脏漏跳一拍,不动声色:“我不知道,不过我参加过你的婚礼,或许曾在婚礼会场跟他擦肩而过。”

史蒂夫沉默地凝视他,艾瑞克坦然承受目光,眼睛里浮现出恰到好处的疑问。

这个医生应该知道些什么。史蒂夫有了结论。

他回答得太无懈可击。史蒂夫在仓促间问出这个问题,对方通常会直接回答“不认识”,这个答案虽然在逻辑上有些微矛盾,却是人的正常反应。

史蒂夫心底浮现出厌倦,他非常讨厌这些云遮雾罩的阴谋气息,却总是碰上这类人和事。

艾瑞克敏锐地发现了史蒂夫情绪上的变化——虽然后者依然皱着眉头,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从进门后就没变过。

“我们可以继续吗?”艾瑞克若无其事,“你去赴约,认为‘光明和光明’是出于他自己也不肯承认的罪恶感才搞出这么多事,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史蒂夫的厌倦只持续了片刻,他飞快地把自己从负面情绪中捞起来,振作精神。

他看着艾瑞克那坦然又深邃的眼神,知道这位外科医生知道史蒂夫知道他知道些什么了。

史蒂夫有点悠哉地继续想:不知道兰谢尔先生是否知道我知道他知道我知道他知道了些什么。

他不由得含了微笑,摇摇头,心中的阴霾因这个无意中得来的笑话一扫而空。

就算医生知道些什么又怎么样?这件事本来就荒唐,他因缘际会间窥见冰山一角,在工作之余打探些详情满足好奇心是人之常情。

何况史蒂夫是他的研究样本,公私兼顾,一举两得。

“接下来是又发生了一些事,”史蒂夫索性放开了,“上前菜时,我们遇到了莱拉和露西。”

由于在表面上,艾瑞克还是个完全不知情的人,于是尽职尽责地问:“莱拉似乎是你的新娘?”

艾瑞克说着,再次因史蒂夫的态度惊讶。

上一个不停给他惊讶的人是他的朋友查尔斯,但查尔斯是不同的,他们之间有着深刻的、复杂的、难以言表的微妙关系。

而史蒂夫和艾瑞克差不多只比陌生人好一点点。

史蒂夫没理会艾瑞克突如其来的思绪,点点头:“露西是‘光明和光明’的未婚妻——前未婚妻。”



史蒂夫非常了解巴基。

闲来无事时,他在心里想想这句话,觉得真的无法反驳。

他甚至比巴基自己还了解巴基。

巴基搞出这么一个荒唐的四人约会,其实是内心深处的罪恶感在作祟,由于史蒂夫没去责怪他,他在潜意识中没办法面对自己的良知,或许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这么荒唐地来激怒史蒂夫,就是希望史蒂夫因莱拉的事来指责他。

无论怎么样,巴基人品正直,心地不错,肯定无法接受自己撬了朋友新娘这种事。

否则他不会这么快跟莱拉分手。

史蒂夫.未婚妻跑了.有点擅长推理.罗杰斯看穿了一切。

“我不在意,你也要放过自己。”他直接点出这一点,希望巴基能放开。

詹姆斯.未婚妻跑了.或许也有点擅长推理.巴恩斯眼睛瞪得滚圆。

巴基完全惊呆了。

史蒂夫完全理解他的心情。任何人在被人说破内心深处自己都没发觉的隐秘情绪时,都会迎来震惊。

“你真是......真是......”巴基做着深呼吸,似乎在挖空心思地想形容词来描述史蒂夫。

“露西!”巴基在苦恼了两秒钟后,脸色一变,冲着史蒂夫身后喊道。

史蒂夫回过头,看到莱拉和露西妆容精致地站在离他们桌子5英尺的地方,尴尬地看着他们。

再次看到自己的曾经的新娘,史蒂夫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悸动,然而这悸动就像蜻蜓划过水面,瞬间到来,也瞬间消逝。

史蒂夫看看这两位女士,真没法想象她们一起出现在高级餐厅的原因。

尽管他们有“跟巴基分手”这么一个共同点,但巴基是因为爱上莱拉才背叛露西,无论怎么样,这两人都不应该成为好朋友。

巴基瞅瞅史蒂夫,又瞅瞅露西,脸上有种看到奇怪虫子的表情——既好奇,又想拍死虫子,又觉得拍死这么古怪的虫子有点可惜......总而言之就是五味杂陈。

最终,巴基对两个不知所措的女士解释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在介绍男朋友给史蒂夫,史蒂薇说他刚跟莱拉分手,没心情展开新恋情,我觉得这一定是方向不对,他应该尝试些新东西,毕竟他一直都是双性恋,或许,或许,更像同性恋。”

他说这话时,眼睛没看任何人,盯着露西身边的空气看。

莱拉和露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苍白。

史蒂夫的嘴唇动了一下,他又有点恼火,不过最终还是把叹息藏在喉咙里,目视莱拉,语带歉意:“巴基的心情不好,他刚刚经历分手。”

他不是要撮合巴基和莱拉再在一起,实际上,他还没伟大到包容他们俩的背叛,也永远不会为他这两人的恋情献上祝福。

只不过想到巴基现在充满罪恶感的、自暴自弃的心情,史蒂夫希望莱拉能谅解巴基的乖张行为。

莱拉疑惑地看看史蒂夫,又看看巴基,缓缓道:“好......的?”

皮尔斯清清嗓门,竭力文雅地说:“我不是同......”

“我们的桌子在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露西一直躲在莱拉身后,尽量不跟巴基照面,再度冷场后,她扯扯莱拉的裙子,低声提醒同伴。

莱拉点了下头,用快要维持不住的微笑对他们进行得体的道别:“现在似乎不是道歉的时候,我们的位子在那边,那么......下次有空再聊。”

“不,现在正是道歉的时候。”巴基突兀地说,盯着史蒂夫。

但是他立刻对着两位女士摆摆手:“抱歉,我没控制住我自己,女士们,你们不用理会我,去吧,享受晚餐,罗杰斯先生和我还有点账要清算。”

史蒂夫的声音再次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真的没有道歉的必要,我想这的确不是愉快的事,我们永远不会感到愉快,但我相信所有人都不是故意的。”

莱拉和露西在巴基再次开口时就摇晃了一下,她们互相看一眼,松开一直握着的手。

巴基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把头抬起来,电影中最长的慢镜头都没他这个抬头的动作有压迫感。

“没有道歉的必要?”他的声音同时包含着冰与火,冷漠得灼人。

“我知道,”史蒂夫毫不退让,“你一直抱有罪恶感,所以搞出这么多事。”

史蒂夫说到这里,一件往事在脑海中不期而至,这件往事像最后一枚钥匙,让他明白了巴基为什么会在婚礼上抢走莱拉,为什么会再没受到史蒂夫指责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

“或许,”他继续说,“你还在因娜塔莎的事而苦恼,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出于你的罪恶感,因为你有罪恶感,所以要激怒我。这没必要,巴基,我们曾是朋友,现在依然可以是朋友。”

“娜塔莎是谁?”旺达从食物中抬起头,插了句嘴。

巴基凝视史蒂夫,中间抽了两秒钟给旺达一个微笑,然后继续凝视史蒂夫:“娜塔莎是我们所就读的高中最漂亮的女孩,曾经跟史蒂夫出去喝咖啡,但最后接受我的邀请一起去舞会......所以是这个吗?你是在报复我吗?因为娜塔莎?所以才像个哲学家一样对我打着圈圈绕的谜语?现在提起她也是要给我难堪?”

史蒂夫简直想把巴基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的回路。

“我是想、想......你。”史蒂夫把中间那个词用类似省略号的含糊语糊弄过去。

他本想说“拯救你”,但巴基似乎还没到需要被拯救的份上,而“保护你”,上帝作证,史蒂夫真的想不出被抢夺了新娘的自己怎么去保护巴基。

“你想怎么样他?”旺达好心地提醒,“最好说清楚,你知道你刚才含糊过去的那个词像‘F’打头。”

“肯定不是对着我说的,”巴基甜蜜地微笑,“这里有可爱的亚历山大,你可以操他,史蒂夫,我相信......”

皮尔斯深吸一口气,第一次打断巴基的话:“我郑重声明,巴恩斯,我不是......”

“非常、非常、非常对不起,”露西突然打断皮尔斯的话,“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是故意......”

“跟你无关,”巴基干巴巴地说,“史蒂夫和我本来就要在这次晚餐中拼个你死我活,就算你们没来这个餐厅用餐,我们依然要相互亮出武器,实际上,你们来之前我们已经较量了一个回合,我赢了。”

“你赢了?”史蒂夫发现巴基真是有一句话扰乱他的本事,他的语气有点激烈了,“你只是不能面对自己的罪恶感,用别扭的方式表示歉意的小鬼头!”

巴基做了个夸张的“哇喔”的嘴型:“小鬼头?那个因为娜塔莎选择了我而闷闷不乐得几乎要请假的人又是谁呢?”

史蒂夫让自己冷静下来:“我闷闷不乐是因为当时我的大学申请被驳回了。”

“知道吗?我们可以查到娜塔莎的电话,来问问她,她告诉你她决定跟我去舞会时,你那失败者的表情。”

“别幼稚了,巴基。”

“幼稚的是你,你居然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是你在耿耿于怀,我一直试着要让你放开过去,向前看。”



史蒂夫觉得他再次直指巴基的内心,因为巴基登时暴怒得像头狮子。

“哦,看来我真要把人叫过来,让娜塔莎.罗曼诺夫来见证一下失败者的嘴脸。”巴基咬牙切齿地嚷道。

“谁?”一个有点沙哑的女声传来,“谁在叫我?”

一个红发女士从从三个餐桌以外的桌子上探过头,好奇地看着他们。

评论

热度(333)